蚁族是什么意思?社会中低收入聚居群体 蚁族的生存现状

来源:名言网  更新 :2020.11.10

蚁族”,并不是一种昆虫族群,而是“80后”一个鲜为人知的庞大群体——“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指的是毕业后无法找到工作或工作收入很低而聚居在城乡结合部的大学生。“蚁族”,是对“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典型概括。他们是有如蚂蚁般的“弱小强者”,他们是鲜为人知的庞大群体。同名图书《蚁族》就是描述这一群体的读物。

▼蚁族的基本信息

现在‘蚁族’这个词要改版了,蚁族是指没钱租房子,更没钱买房子,而住集体宿舍的人群。跟蚂蚁一样几千只几万只住在一起。蚁族是二手烟的最大受害者,在集体宿舍有一个人抽烟,会导致整个宿舍是烟雾笼罩。有一个人脚不洗,会导致整个宿舍臭气冲天。所以蚁族的生活是苦不堪言。蚁族的数量是很庞大,而不是指小部分大学生。

▼蚁族名称的由来

首先,蚂蚁是一种爬行的微型昆虫,有着群居的习惯和天性的挖洞本领,坚实的堤坝也能被蚂蚁破坏,所以自古道千里之洪始于蚁患。对人类而言,蚂蚁也是一种害虫。蚂蚁具有较高的智商。据相关研究表明,蚂蚁有26万个脑细胞,在所有的昆虫中,是最聪明的物种。蚂蚁的高智商能用来描绘该群体所具有的“高知”、“受过高等教育”等特点。其次,蚂蚁属群居动物,一个蚁穴里常常有成千上万只蚂蚁,这也与该群体在物理状态下呈现出聚居生活的特征相吻合。此外,蚂蚁很弱小,但若不给予其足够的重视,蚂蚁也会造成严重的灾害(如蚁灾),因此有人称蚂蚁为“弱小的强者”。蚂蚁这些特点与该群体弱势、低收入、不被人关注,易引发诸多社会问题等方面极为相似。

此外,蚂蚁还有许多容易被我们忽视的优点,而恰恰是这些优点,与该群体有着高度的相似性。比如蚂蚁永不言弃的精神:如果我们试图挡住一只蚂蚁的去路,它会立刻寻找另一条路。要么翻过或钻过障碍物,要么绕道而行。还比如蚂蚁所具有的期待情怀:整个冬天蚂蚁都憧憬着夏天。在严冬中,蚂蚁们时刻提醒自己严寒就要过去了,温暖舒适的日子很快就会到来。即便是少有的冬日暖阳也会吸引蚂蚁们倾巢而出,在阳光下活动活动筋骨。一旦寒流袭来,它们立刻躲回温暖的巢穴等待下一个艳阳天的召唤。此外还有蚂蚁勤勤恳恳、全力以赴的工作态度等等。这些特点,都是“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真实写照。

▼蚁族产生背景

随着中国社会城市化、人口结构转变、劳动力市场转型、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等一系列结构性因素的变化,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选择在大城市就业。再加上我国就业形势变化、房价过高、大学生就业观念滞后等原因,在大城市中逐渐出现一个特殊的群体——“蚁族”,即“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这个群体和蚂蚁有许多相类似的特点:高智、弱小、群居。“蚁族”群体在全国已有上百万规模。与现实生活中“蚁族”的庞大数量相比,在社会关注度上,“蚁族”却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群体。现在社会上经常出现以“农民工、下岗职工、农民”为主体的媒体报道和学术研究,而有关“蚁族”的学术研究和媒体报道则寥寥无几。在外来流动人口成为新闻媒体和文学作品(特别是打工文学)关注的主题,同时也日益成为学术界的主流话语和焦点时,“蚁族”却埋没于“青年农民工”、“流动人口”、“校漂族”等字眼之下,他们既没有被纳入政府、社会组织的管理体制,也很少出现在学者、新闻记者的视野之中。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被漠视和淡忘的群体,这是一个少有人关注和同情的群体。

▼蚁族的定义

“蚁族”,是对“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典型概括,是继三大弱势群体(农民、农民工、下岗职工)之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受过高等教育,主要从事保险推销、电子器材销售、广告营销、餐饮服务等临时性工作,有的甚至处于失业半失业状态;平均月收入低于两千元,绝大多数没有“三险”和劳动合同;平均年龄集中在22—29岁之间,他们中有九成人是童年时曾被称为家中“小太阳”“小皇帝”的“80后”;主要聚居于城乡结合部或近郊农村,形成独特的“聚居村”。他们是有如蚂蚁般的“弱小强者”,他们是鲜为人知的庞大群体。

依照廉思原书定义,“蚁族”是“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代称。从名称可以看出,该群体具有三个典型特征:大学毕业,低收入,聚居。该群体是大学毕业生群体,即该群体成员均接受过高等教育。这就限定了群体的界限,即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农民工以及务农青年不属于此群体的范围之内。此外,根据课题组研究显示:该群体年龄主要集中在22—29岁之间,以毕业5年内的大学生为主,“80后”占到调查总数的九成左右。也就是说,该群体以“80后”的大学毕业生为主,是一个“80后”高知群体。该群体是低收入群体,群体中大多数人从事简单的技术类和服务类工作,以保险推销、电子器材销售、广告营销、餐饮服务为主。群体中甚至有的完全处于失业状态,全靠家里接济度日。根据课题组研究显示,该群体月均收入为1956元,既大大低于城镇职工平均工资,也低于大学毕业生毕业半年后的平均工资,因而可将其定位为低收入群体。因此,该群体是大学毕业生中月均收入2000元左右的低收入群体。该群体呈现出聚居的生活状态。根据课题组研究显示,该群体主要聚居于人均月租金377元,人均居住面积不足10平方米的城乡结合部或近郊农村,已经形成了一个个聚居区域——“聚居村”。这一群体的人数到底有多少,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但据课题组研究表明,仅北京地区保守估计就有10万以上。此外,上海、武汉、广州、西安等大城市也都大规模存在这一群体。

此外,学者韩晗在《京沪穗三城蚁族阅读调查》(《中国图书商报》,2010.5.22)中就“蚁族”这一概念从收入、学历、所在区域与生存状况等入手,作了较为详细的定义,他认为,蚁族是指大学(特指专本科)毕业10年以内,个人来自于非直辖市或省会的贫困家庭,在最低工资标准高于800元(2008年国家统计局标准)的一线城市从事合同、聘用职业的低收入群体;除此之外,这一群体的个人收入普遍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3倍,且在其生活的城市无固定房产;从收入支出上看,他们收入的70%以上用于支付房租与承担基本生活保障,“恩格尔系数”远远高于国内平均标准;从地域上看,该人群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与大连等直辖市与经济发达地区,根据目前官方统计数据,全国各大城市的“蚁族”总人数约为300万人。

▼蚁族的分类

学者廉思将这个群体定名为“蚁族”,并根据该群体所处地域的不同,分别冠之以京蚁(北京)、沪蚁(上海)、江蚁(武汉)、秦蚁(西安)、穗蚁(广州)等称呼。

▼蚁族的生存现状

生活条件差、缺乏社会保障、思想情绪波动较大,挫折感、焦虑感等心理问题较为严重,且普遍不愿意与家人说明真实境况,与外界的交往主要靠互联网并以此宣泄情绪。

“蚁族”多从事保险推销、电子器材销售和餐饮服务等低层次、临时性的工作,绝大多数没有“三险”和劳动合同,有的甚至处于失业、半失业状态,收入低且不稳定。

▼“蚁族”聚居处社会问题

与现实生活中“蚁族”的庞大数量相比,在社会关注度上,“蚁族”却是一个极少为人所知的群体。现在社会上经常出现的是以“农民工、下岗职工、农民”为主题的媒体报道和学术研究,而有关“蚁族”的学术研究和媒体报道,都寥寥无几。在外来流动人口成为新闻媒体和文学作品(特别是打工文学)关注的主题,同时也日益成为学术界的主流话语和焦点时,“蚁族”却埋没于“青年农民工”、“流动人口”、“校漂族”等字眼之下,他们既没有纳入政府、社会组织的管理体制,也很少出现在学者、新闻记者的视野之中。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被漠视和淡忘的群体!这是一个少有人关注和同情的群体!

“蚁族”在主流话语中的缺失,并不代表他们在现实生活中不重要!2010年,“蚁族”的主要聚居区——北京市唐家岭村面临拆迁。大约5万唐家岭租客不得不另觅他处。

▼蚁族的睡眠问题 

透视蚁族生存状态:为求安静,每晚睡觉戴耳塞在如今的网上,“蚁族”可以说是最震撼人心的一个词,他们拥有名牌大学的高学历,却被社会定位是“高智商、低收入、群居的弱势群体”。他们多出生于80后,从小生活在新中国的优越环境下,步入社会现实的逆境中,他们没有被困难吓倒,凭借自己的努力勤奋,不断地努力学习,依然坚持自己的梦想,脚踏实地去打拼生活。

安然毕业于国内一所知名的大学,大学毕业后跟随毕业生招聘大军孤身一人来到了北京,成为了北京这个大都市里新增的一名“蚁族”。她用随身带着的钱租了一间四人合租的学生公寓,便四处奔走各个招聘会场,为自己未来的生活寻一条出路。

大学毕业生找到工作的机会还是很渺茫的,安然投递出去的几十份求职简历石沉大海,偶尔有几个面试电话,却又是工作前需要交押金的。在安然四面碰壁的时候,室友介绍安然去一家超市里做促销员,每月工资1800元,虽然工作累些,但是毕竟生活有了保障,安然接受了这份工作。

每天晚上安然都会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租的房子睡觉,房子处在城中村,每天夜里两三点街上依然灯火通明,非常热闹。安然为了能让自己有充足的睡眠,网上买了一副耳塞,睡觉前把耳塞戴到耳朵里,每晚也可以安静的睡觉。安然也试过没有戴耳塞睡觉,外面闹市般的嘈杂让人根本就不可能睡着。安然用第一个月的工资跟同室的姐妹们一人买了一副,在北京这个外地人群居的城市,拥有几个能互相帮助的姐妹,心里是多么的温暖。

对于现在的工作,安然也有一肚子的苦水。尽管安然每件事都想做到最好,但由于大学刚毕业,各方面经验很少,工作中显得笨手笨脚,经常受到顾客的投诉。在老板眼里,安然就是员工中的“差等”,平时总对安然冷眼相待。“没办法,现在刚毕业的大学生有几个能符合老板的要求的,慢慢来吧。”安然苦笑着,如果有机会安然想换一份轻松点的工作,哪怕工资少点,至少让安然觉得有尊严。

有专家说,80后的尴尬在于面临一个欲望的世界,想有却不能拥有的窘困。当然这几乎是每一代年轻人的共同问题,“蚁族”表现在当代,则是一个城市化进程中的过渡牺牲品。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书写着穷困潦倒却依然拥有激情的青春历程,他们承担着生活的苦与悲,在无处安放的青春岁月里坚韧顽强地成长,执着地完成自己的理想。

▼蚁族的心理状况

“蚁族”的总体心理健康水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消极完美主义特质明显,大多数人对生活状态不满意,社会支持较低,社会政治控制力相对较高,且个体强烈地感受到一种心理层面的相对剥夺感。这与该群体目前面临的较高的生存压力,频繁更换工作或找不到自己理想工作的现状是密切相关的。尤其在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严峻的就业形势及压力,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冲击着他们的内心。因此,应当对"蚁族"心理健康状况给予高度重视。“蚁族”一方面对未来充满期待,另一方面,对于现在的生存状况如居住环境、经济收入、社会福利等感到不满意。

“蚁族”为什么留在城市,而且规模呈不断扩大的趋势?据调查,“大城市的吸引力”是首要原因。许多“蚁族”来自农村和小城镇,他们认为大城市可以提供更好的生活和发展空间,因此都留在城市工作,“宁要北京一张床,不要外地一套房”的想法很普遍。

高校就业形势日趋严峻也是“蚁族”的催生剂。自2003年我国首批扩招的大学生毕业以来,大学毕业生人数逐年增加,今年达到611万人。当面向西部和基层就业激励政策不够完善时,高校众多的大城市必然出现大学生滞留的现象。调查发现,“蚁族”年龄多数在22岁到29岁之间,都是近几年毕业的大学生。

▼蚁族的发展趋势

随着中国社会城市化、人口结构转变、劳动力市场转型、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等一系列结构性因素的变化,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选择在大城市就业。再加上国际金融危机的到来,“蚁族”的数量在未来几年内必将急剧增加。因此,尽管“蚁族”还没有形成社会学意义上的“社会阶层”,但日益显现的“蚁族”现象应当引起社会的充分关注和重视。执著未来憧憬明天“蚁族”,一个孕育着希望的群体,他们受过高等教育,充满智慧,不畏艰难,乐观开朗,面对现实,敢于接受挑战,怀揣梦想,有着质朴的信念,对未来充满美好的期待,尤其相信通过奋斗实现自己的理想,绝少抱怨。他们知道,大学校门已走出,而社会的大门还没有完全敞开,这是一个艰难的过渡,也是一个必然阶段。不少“蚁族”表示,从表面看我们很苦,其实那是打拼的过程,人生的经历本就包括艰难和辛酸,条件差正应该是艰苦奋斗的起点。

目前,学者廉思撰写的有关“蚁族”的研究报告得到了有关领导的高度重视,“蚁族”现象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北京市相关部门已经开始着手为该群体立法,并已经开始了初步的调研工作,“蚁族”困境有望得到较好的解决。

北京最大蚁族聚居地唐家岭改造,将建设公租房33个市级重点挂账村整治改造规划方案通过审查。最大“蚁族”聚集地唐家岭将拆违法建筑,预留部分产业用地建公租房,租给外来人口。

今年,北京将启动包括海淀区唐家岭村、丰台区夏家胡同村等50个卫生环境脏乱、社会治安秩序较乱的市级挂账整治督办重点村改造工程,并限期完成整治。昨日,市规划委透露,目前已经有33个市级重点挂账村的整治改造规划方案通过审查。

根据最新的规划方案,唐家岭村将采用原址回迁的方式安置。

挂账村整治改造规划方案将公示

据介绍,这33个挂账村包括朝阳区姚家园村、官庄村,大兴区庑殿二村、庑殿三村,海淀区唐家岭村、振兴村、门头村,丰台区夏家胡同村、西局村等。

- END -

查看更多流行语